快捷链接

买野生鸟不用去河北那么远 当前位置 : 主页 > 联系我们 >

买野生鸟不用去河北那么远

来源:http://www.wobd3.com 作者:浙江省舟山市长维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 www.wobd3.com 发表时间 : 2020-11-15 15:29 浏览 :

记者在放生论坛与爱心人士交流,他们的观点都认为放生是慈悲之心、是善举。有一名爱心人士表示,他坚持天天放生,放生的种类很多,鸟类、鱼类、昆虫,甚至严禁放生的外来物种鳄鱼龟。此前还有报道称,有人在公园和小区里放生眼镜蛇。

白露刚过,天已微凉,西山南麓,八大处公园门口,鸟贩子老姜向过往的游人兜售着自己的生意。他的生意都是鸟—麻雀、喜鹊、斑鸠、太平鸟等等,“都是用来放生的,纯野生鸟,献爱心、放生鸟”。在老姜的身前,是几个铁笼子,里头的麻雀扑腾着,喜鹊却已经瑟瑟发抖、没了生气。

“你要多少吧?”欧阳问,“100只?这也算多?真不算,现在就能给你打包,要不要?”

“他们捉鸟没什么成本,一副粘网覆盖一片树林,才十几块钱”,小峰说,捉鸟人并不是专业的,多数是当地农民,有个别专业的承担了收货的职责,收齐了转卖到北京的市场。“村民们自己架粘网,粘到鸟了,如果是死的就吃了,活的就卖。我们了解过,卖得很便宜,普通的麻雀、山雀,都是两三块钱一只。”

除了麻雀,其他笼子里的鸟类多数不太活跃。灰喜鹊、黑喜鹊两只成一对,分隔在不同的笼子里,几乎都保持一动不动的姿态。因为传统文化赋予的美好寓意,喜鹊也成为老姜口中的放生“佳品”,售价也相对高一点,“50块钱一对,一般不单买、也不单卖”。除了麻雀、喜鹊还有斑鸠较常见的鸟类,老姜笼子里还有一对羽翼华美、头冠奇异的鸟类,“这是太平鸟,不是服装牌子,就叫太平鸟,比喜鹊还好。”

近日,有市民反映,在八大处公园等地有大量像老姜一样的鸟贩子存在,他们的目标客户群就是喜好放生的爱心人士。记者调查发现,放生鸟多数是明令禁止买卖的野生鸟类。在由爱心引发的放生鸟类活动背后,有一条利欲熏心的血色链条,捕捉、贩卖、放生、再捕捉,如此恶性循环。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句环保组织的宣传口号被八大处公园的管理人员用来规劝爱心人士,谨慎放生。不过,在qq群、贴吧、论坛上,还是有很多热衷于放生的爱心人士广泛存在。

据《中国鸟类志》介绍,太平鸟在中国多数地区见于冬季和春、秋迁徙季节,属于冬候鸟和旅鸟。在中国,太平鸟属于传统笼养鸟种。它们形象俊美,虽然没有动听的叫声,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就可以完成叼纸牌、取硬币、打水等难度不一的杂耍节目,因而颇受养鸟玩鸟者的喜爱。市场上的太平鸟大多是直接捕捉自野外。这种非法鸟类贸易直接造成了该物种种群数量的下降。以北京为例,太平鸟曾经是当地冬季优势鸟种之一,但现在除了在非法鸟市尚可见到该物种外,在野外已经难觅它们的身影了。太平鸟已经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2012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 3.1—低危(lc)。

离开八大处公园时,记者就在附近的道路上,看见一只已经僵硬的麻雀。

河北电视台曾报道过秦皇岛市卢龙县钓鱼台村粘鸟的新闻。村民透露,每年秋季是捉鸟的高峰,山上的粘网“铺天盖地”。小峰说,“北京最近管理得严了,但还是有。去年我们就举报过天坛公园有,现在多数转移到郊区了。”

刘慧莉告诉记者,灰喜鹊已经被收入北京市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出售和收购都是违法行为,“即便不是保护动物,只要是野生鸟类,都需要狩猎证才能捕获,实际上,几乎所有的鸟贩子都没有狩猎证,都是违法捕猎。”

老姜说,他售卖的鸟类都是纯野生的,因此放生的存活率很高,不存在放了再捉的可能性。为了让记者深信不疑,他甚至主动从笼中捉出一只价值5元的麻雀,一松手,麻雀飞走了,“看见了吧,飞了就飞了”。

鸟类研究专家刘慧莉对此证实说,她在日常工作中经常看到挂着死鸟的粘网。粘网每覆盖一片树林,就留下一片鸟类的尸体。每看到一次,都要经历一次生灵涂炭的痛苦:“大家看到一只活的放生鸟,背后是更多的尸体,在粘网上、在运输过程中,有大量的鸟类死亡。有研究人员告诉我,1只放生鸟背后是20只尸体。”

老姜说,他的麻雀都是从河北收购的,但据记者调查发现,买野生鸟不用去河北那么远,北京城里就有。

老姜的摊位就在八大处公园停车场旁边,与销售饮料、水果、手把件的其他小贩在一起,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商品是活物。为了保证鸟类的鲜活,老姜需要自带鸟食和饮用水。在鞋盒子大小的铁笼子里,十几只麻雀上下翻飞。最活跃的麻雀,也是老姜手里最便宜的商品,“5块钱一只”。

东四环外,朝阳区老水碓子花鸟鱼虫市场里就有售卖野生鸟的商铺,有的甚至就打着“放生鸟”的招牌。记者在此遇到了售卖“放生鸟”的店主欧阳,他信心满满地表示,“随时需要、随时电话,要多少,货都能给你送来”。

看记者不像想买的样子,老姜拒绝透露太平鸟的售价,说“这是给心诚的人准备的”。

“其实大家的爱心,我们都理解,但是放生也是有科学规律的,有些鸟类,真的是因为放生而遭了殃。比如喜鹊,传统上是没人会捕捉喜鹊的,但是因为有人喜欢放生喜鹊,才造成了大量喜鹊被捕捉。放生,还不如普及保护知识。”刘慧莉说,过度放生会对环境承载能力造成压力,造成放生生物因不适应环境而死亡等更多悲剧。

欧阳的店里展示着各种鸟类,大到金刚鹦鹉小到野生麻雀,对生意人来说,商品需要覆盖尽量多的客户,“金刚鹦鹉走价,卖一只是一只;麻雀就走量了,卖少了不挣钱”。欧阳把店里的后窗隔成了一个小型鸟舍,里面养着得有百十来只麻雀,但按他的说法,这些还算不上多。

不过,记者在附近等待一段时间后发现,数只麻雀又飞回了老姜摊位旁边。再走近观察发现,这并不是什么驯化的结果,而是老姜在摊位边撒下大量鸟食,在开始变冷的西山,如此丰富的食物足以吸引麻雀的注意。这些鸟儿已经对老姜失去戒备,他很轻松就又将几只麻雀捉入笼中。

欧阳很“鄙视”记者对“多”的概念。他透露,一般爱心人士购买都以千计,得上了千才能真正打点折,不然根本没有什么优惠可言,“你买得多,我才能给你优惠啊,要不然还是5块钱一只,越多折扣越低,4块钱、3块钱都行。”

深秋的八大处,游人并不多。据售票员介绍,最近一拨游园高潮在中秋。对老姜而言,那同样也是最近一拨放生高潮,“一般都是周末、节假日人多,中秋那天还赶上白露,人更多了”。他说,白露降、百鸟迁,不耐寒的候鸟会在白露前后飞往温暖的南方,北方山林中鸟类开始稀少起来,笼中的鸟类就变得更珍贵起来。

他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做过最大一单是卖了3万只,“我给收鸟的打电话,让他们准备好,用130卡车运过来,直接到山里,交货,放生”。

“其实在北京和河北,用来粘鸟的网子很多的,我们平时进行户外活动时,经常能看见”,户外爱好者小峰经常参加一些户外观鸟活动。他告诉记者,欧阳他们的货源就是活跃在北京郊区、河北山林里的捉鸟人。

欧阳对自己的供货渠道非常自信,“你今天要3万只,我明天就能给你送过来”。不过,具体是什么地方的什么人在给自己供货,他三缄其口:“这能告诉你吗?这是商业机密!”

其实,放生的习俗,古已有之,而且关于放生的思辨,古籍中也有记载。如《列子·说符篇》中就记载,简子打算将民众进献的野鸡放生积德,但门客劝止,认为民众会因简子放生而争相捕捉,反而会使更多野鸡丧生,所以放生不如不捕生,“君如欲生之,不若禁民勿捕”。

八大处公园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公园已经禁止游客携带鸟类进园放生,但还是防不住有些游客偷偷带鸟进园,“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还是劝大家别轻易放生了。这些鸟放了以后,70%也活不了。”

上一篇:特别是竞争类的企业;不管企业内部事务 下一篇:没有了